中文(简体)

2022年傅雷奖入围译作揭晓,获奖者“年轻化的趋势会增强”

全文约857字, 阅读需要3分钟
久之网讯 10月27日,第十四届傅雷翻译出版奖新闻发布会在北京法国文化中心举办,会议正式揭晓了入围的10部作品,分为文学和社科两大领。今年的傅雷奖颁奖典礼将于11月19日举办。

_20221028121409.jpg

久之网讯 10月27日,第十四届傅雷翻译出版奖新闻发布会在北京法国文化中心举办,会议正式揭晓了入围的10部作品,分为文学和社科两大领。

社科类包括:埃里克·侯麦《美丽之味:侯麦电影随笔》,汇集了侯麦于1948—1979年间撰写的重要评论文章;皮埃尔·克拉斯特《瓜亚基印第安人编年史》,关注一群巴拉圭密林中的游牧印第安人,英文译本曾由美国作家保罗·奥斯特翻译;萨宾娜·梅尔基奥尔-博奈的《爱情的破碎:一部分手史》,史学家将目光投向爱情的破碎这一主题;乔治·杜比的《大教堂时代:艺术与社会,980—1420》,本书是杜比关于中世纪心态史的重要著作;雅克·勒高夫的《中世纪的知识分子》,这本书建构了“一门中世纪知识分子的人类学”。

文学类包括:埃德蒙·雅贝斯的《界限之书》,是一部介于诗歌、散文、格言警句与哲学随笔之间的跨文体实验作品;《退稿图书馆》是法国当代作家大卫·冯金诺斯于2016年出版的畅销小说;《庭院深处,是哪辆镀铬把手的小自行车?》为法国先锋作家乔治·佩雷克的早期杰作;《滑稽小说》是法国17世纪诗人、小说家、剧作家保罗·斯卡龙的代表作,也是法国滑稽讽刺文学的范本。

_20221028121536.jpg

本届傅雷奖共收到参评作品32部,社科类和文学类作品各占一半,均为16部,值得一提的是,在本届傅雷奖的十位入围译者中,八零、九零后占到了八位。今年的评委会主席将由翻译家及《世界文学》杂志前主编余中先担任。除了常任评委,上届傅雷奖的两位获奖者也将参与终评。

_20221028121530.jpg

现场,陈冠中谈到,他自己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,从法国新浪潮电影开始“一生的文青生涯”的,但问题是,那个时代的法国理论家反对清晰、好读的作品,乃至于他很多时候读书有“不明觉厉”的感受。“有些书很重要,有些书则很难译”,而根据六七十年代的理论家们,“好看”并不是标准,那么评价译作如何可能呢?对此,董强回应称,某个时代的作品或者理论或许会给译者构成难度,但是,“一本书看不下去,99%是因为译者没有译好。”董强认为,即便一本书再难读,也都有自己的逻辑,即一套游戏规则。译者能够理解其中的游戏规则,译文就能厘清。他以文学为例,作家的生命就在于其风格,如果味道不对,不是该作家会有的写作风格,那么就是译得不好;以社科为例,一个历史时期会有其特定的机构、职称等,译得不对就是有问题。总而言之,“书是有机体,是有生命力的”,如果译者没有把握好,其生命力就会下降。

_20221028121426.jpg

今年的傅雷奖颁奖典礼将于11月19日举办。11月20日,数场文学讲座将在北京市外文书店举行,